香港嘻哈大全 2/4 之 中外嘻哈文化差異和影響

in 音樂

「嘻哈中的槍枝、搗亂份子、金光閃閃的造型假牙以及布加迪跑車與亞洲文化不合。嘻哈的起源就不合,嘻哈的主題都是圍繞在黑道生活的愧疚、對權力的強力抨擊、美國黑人辛酸史的解放以及城市暴力的描繪,這些都與亞洲文化不合。更不用說到了21世紀初,主題轉變成極度支持資本主義的饒舌歌手、無視社會以及政治議題,只關心鑽石與跑車以及『幹我屁事』的個人主義。這些主題都與所謂的亞洲價值,就是平衡、謙虛以及為群體貢獻的價值觀不合。」

這樣的言論或許在幾年前還成立,但現今已經完全被屏棄了。亞洲嘻哈從沒如此興旺過,現在更有許多新興的風格,帶進前所未有的原創概念與主意。如果以文化為論點顯然過時的話,其中仍有確定的相關性存在。許多在美國90年代的嘻哈文化精髓很難被亞洲所接受,主題多半是關於黑人以及美國大都會的隔離貧民區。既然如此,香港的饒舌歌手們又是如何面對這些異國的文化資產呢?我在此請教了些歌手這個問題。

「嘻哈的主題其實沒什麼設限,」廿四味(24Herbs)SIR JBS說道:「我最喜歡的嘻哈,就我個人而言,是故事性很強的內容。饒舌歌手只是唱著、述說著自己的生活,而不是照著某種規定去唱。這就是我們在廿四味所做的。我的饒舌歌詞就是描繪我的生活:來自雅加達、玩滑板等等。我的夥伴Kit時常將自己的童年寫進自己的歌詞裡。我們都有自己人生的故事,饒舌是一個發表的管道。」樂團即使受美國嘻哈文化以及風格影響,但以廿四味Dor Yuk的看法,他覺得這並不影響樂團以團員的主意為核心的價值。「我們吸引到觀眾有一部份是我們從不避諱粗語,也隨心所欲使用俚語,其他的音樂人不會這樣。有些人很震驚,也有些對我們刮目相看,但無論如何,我們並不是特意要讓誰滿意或是要得罪誰,我們這樣只是因為我們是可以做到的。」

「對我來說,」WildStyleGrymeMan說道:「當我聽Nas或是Common的歌時,我聽到的是其中的『掙扎』,這是無遠弗屆的。當然,我們面對的是不一樣的問題,我們也都有不同的人生,但我們都會掙扎。重要的是以真誠待己並談論對自己重要的事。十年前,香港的饒舌歌手趨向於模仿美國嘻哈的行為、還有那些金鍊等等。但今天,我們有自己的嘻哈風,融入進我們的生活以及文化,至少WildStyle是如此。」

不令人意外的是,SIR JBS、Dor Yuk以及GrymeMan都毫無疑問偏好傳統嘻哈勝過這波新的渣舖(Trap)浪潮。認同與傳達的問題通常與傳統嘻哈連在一起,渣舖音樂則幾乎不在乎內容,而只專注於音樂以及風格上。無論這樣的區別是否適用於音樂,我們仍可以從新一代音樂人對嘻哈的看法中感覺到。「拜託!現在已經2018了啦!你土所說的是適用於20年前,現今的嘻哈早就是夜店音樂了。嘻哈仍是表達的渠道,但不一定要與社會議題或是自己有多窮扯上關係。」Xabitat的Kemikal Kris如此說。

不令人意外的是,SIR JBSDor Yuk以及GrymeMan都毫無疑問偏好傳統嘻哈勝過這波新的渣舖(Trap)浪潮。

「今天的音樂就是娛樂」Dough-Boy說:「真不真實不重要了。對我們這群老一輩的可能重要,因為我們是聽著嘻哈長大的,但年輕一代的就不在乎了。他們只想要享樂,觀看五光十色的音樂視頻以及不停重複聆聽洗腦的節拍。」

在現今的香港饒舌圈中,「真實性」,或者更準確的說,符不符合傳統嘻哈法規並不是最重要的。如果這是全球的現象,那香港有歐美國家所沒有的特點:香港沒有嘻哈先驅像老媽子一樣在意『真實性』。沒有這樣的背景束縛,當代的藝人都是站在自己所建立的基礎上,因此,90年代的嘻哈法規不一定要有分於這次的新的音樂浪潮。

嘻哈對香港來說似乎真是關於「娛樂」,其法規則是美學。以我遇到的團員作為指標,有五分之三是饒舌歌手兼時尚圈子的人。「我們是為音樂而做」Dough-Boy道:「我們不是黑幫。如果歌詞中說到毆打或是搶珠寶,那只是表演性質,不是因為我們真的這麼做或是想假裝這麼做。對我來說,一位偽嘻哈人並不一定是滿口髒話的人,而是不懂韻律、沒有節奏的人。」

了解嘻哈文化中的娛樂層面對於外行人來說很重要,如此才能理解嘻哈中一些特別的元素。比如說,香港缺乏地下音樂活動並不只因為高額的租金,無論這些活動是否以營利為目的,人們都不會去參加地下音樂的活動。「一直以來,都有些滿懷熱情的人舉辦相關活動,像是地下音樂的活動、脫口唱(Open Mic)等等。但是過了一個月後幾乎都宣告放棄,因為他們不只虧錢,更因為沒有人去!永遠就只是那幾個人而已。」Dough-Boy說道。

香港嘻哈並沒有地下音樂的那種氛圍,這也反映在音樂人所選的主題上。Dough-Boy續說:「從前,香港的饒舌與社會議題息息相關。每個都在高喊『操你媽的警察』、『操你媽的政府』、『操你媽的資本主義』、『操你媽的一切』⋯⋯我真不懂大家在操你媽的什麼,大家都活得很好,也沒人死掉。但今天在歌詞中找到的,大家多半說到自己有多好,或是說到自己的感情生活⋯⋯現在幾乎沒有人談論社會或是政治議題。」

「廿四味的音樂是拿來開趴的!」SIR JBS也是相同看法:「喝酒,跳舞,擺動身軀!盡情享樂!香港已經是個壓力很大的城市了,我們希望人們聽到廿四味的音樂是可以放鬆享受的。我們不談政治,真要談我們也講不出什麼。」

大家幾乎一致認同,香港嘻哈中的娛樂元素也反映了這波新浪潮的霸權。WildStyleMatt Force 是很有自主意識的一個單位。對他而言,饒舌是他讓自己的聲音被直接聽到的方法,越是原始越被聽見。「在我看來,身為嘻哈人就是有思辨的能力。」Matt Force說:「因為饒舌是很直接的表達,我認為大家需要三思而後『唱』。你可以隨心所欲地說,但是要意識到自己所說的會被聽見是很重要的。」Matt與他的搭檔GrymeMan都說自己是「傳統嘻哈的擁護者」。「我們可是研究嘻哈出身的。」GrymeMan說。

MattGryme原本今年暑假要去北京表演,但最終行程被取消了。「Matt部分歌詞對於中國還是太敏感。」GrymeMan說。香港回歸後,音樂人的作品都需要經由政府審查,不過眾多受訪藝人中沒有人覺得這是問題。Dough-Boy說:「我們不吸毒也不談政治,我們很清白的呀!」他接著說:「談論敏感議題的藝人多半已退出圈子,不然就是嘗試客串在中國的饒舌歌手的作品中。未來是在中國,不是在香港。這就看你的選擇了:你是要靠嘻哈創一番還是要繼續挖苦香港政府?」」

或許,Dough-Boy可能是對的。在香港要作為饒舌歌手而謀生當然要求對容忍和不容忍的東西有一定的敏感度,以及對演藝界有一定的概念。對於Matt Force來說,這些條件是不可接受的。「我不怕,我也絕對不會避開某些議題。」他續說:「不然我何必唱饒舌呢?」此語並不是指政治上的爭議,而是兩種「嘻哈」觀念的碰撞。有些人認為這是一種表達方式,有些覺得是一種音樂類型;這兩個看法都有自己的存在地位和傳統價值。但就香港而言,在文化與音樂之間,我們都知道它的立場,也知道它漸趨向地「上」音樂。

Latest from 音樂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