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嘻哈大全 3/4 之 「本土」和「外國」饒舌的微妙關係

in 專訪/音樂

維多利亞港不僅僅將香港分成兩塊,更是生活方式、人口、收入、建築、歷史、美食等等的分隔線。嘻哈也被劃在這分隔線內,當你仔細觀察,香港的饒舌風格其實分兩種。來自九龍或是新界的中文饒舌歌手會以廣東話當韻腳;非華人移民者的第一代或是第二代,有時甚至是第三代會以英文或是其他語言當韻腳。兩者中間的確有隔閡,不過也互相有交流,如同維多利亞港下的海底隧道,交流通常是「地下」的。

地理上的隔閡是顯而易見的。「外國饒舌歌手」通常會在港島區出沒、聯誼、開趴,並在蘭桂坊演出;另一方面,「本土饒舌歌手」通常住在九龍或是新界區,也多半在這兩區活動。其中的人脈與信息流通也很不一樣。香港饒舌圈其實並不大,饒舌歌手之間基本上都彼此認識,即使只有少量作品甚至沒有的低調歌手也是如此。但即便外國與本土歌手各自認識自己圈內的人,兩者之間並不了解對方。這可以從饒舌活動中看出來。並不是說這條線很清晰,而是雖有人在中間當橋樑,但這類人畢竟還是少數。

在我們繼續往下講之前,重要的是要知道所謂的「本土」以及「外國」饒舌歌手實際上無法準確代表這樣的分隔。有些被列為「外國饒舌歌手」的其實是土生土長香港人,會說流利的廣東話,有些人的母語甚至就是廣東話,而且是部分混血或本身就是華人,這例子反過來用在「本土饒舌歌手」上也適用!這些不完美的定位只能代表部分人,像是「本土」完全以華人和廣東話歌詞為主,以及「外國」以多元文化和英文歌詞為主。因此雖然是混血卻是香港土生土長的Danny K被歸類在「外國饒舌歌手」,而有華人血統但生長於加拿大以及新加坡的Dough-Boy卻被歸類在「本土饒舌歌手」。

Bakerie – (從左至右: Dough-Boy, Seanie P, Geniuz the F, and Tommy Grooves)

即使大家知道中間的鴻溝,但至今仍未能找到一個令人滿意的解釋。Xabitat的Wesley Jamison認為或許是因著語言隔閡,外國人傾向於聽英文饒舌,華人則喜歡廣東話饒舌。Wesley Jamison說:「況且,不懂廣東話要找到本土饒舌活動其實很困難。有些本地人會覺得自己進入外國圈不會受歡迎,但我覺得事實並非如此。」而Dough-Boy則是覺得:「香港的風格就是大家只管自己的事。至於合作嘛,大家覺得這樣太沒格調了。」但這也適用於外國人嗎?他回答:「我與許多外國人交流過,他們覺得時常被歧視,但事實上並非如此。只是他們的音樂比較難與香港人起共鳴,英文對於許多香港人來說還是比較有疏離感。」

Xabitat – (從左至右: Lord, Kemikal Kris, and Wesley Jamison)

WildStyle的Matt Force與Dough-Boy的想法相同:「這的確是香港文化,人們竭盡所能要建立自己的形象和風格,我們都以很個人的方式展現這點。」他的搭檔Grymeman則覺得,如果競爭可以成為正面力量來推動嘻哈文化那當然好,但這不是目前香港嘻哈人想要的。「當這池子太小的時候,大家都只想成為池中的大魚,造成惡性競爭。把別人幹掉比一起合作來做的容易多。但是現在如果可以一起合作將嘻哈帶到更高境界,那對大家都是益處。」

WildStyle – (從左至右: Triple G, Chris Floyd, NOLY, Klassick, YoungQueenz, Matt Force, Mike Waves, Grymeman, Canvas, and Illegacy)

事實上,兩個圈子是可以互助互利的。「即使很多在香港的外國人愛嘻哈,但是只有他們的支持也是很大的問題。」Xabitat的Kemikal Kris續說:「外國人通常待不久。他們來,享受美好的時光後就走了,然後你就失去一批樂迷了。由於我們太少與本地的群眾接觸,所以我們要一直要重新尋找樂迷。」本土的嘻哈圈子與外國嘻哈合作則可以帶來曝光機會。當前的狀況是大家向心力薄弱,很少公司願意舉辦大型的饒舌活動,這使得嘻哈活動通常是由DJ組成,而不是百分之百的饒舌。Kemikal Kris對於這現象有強烈的看法:「把這寫進你們的雜誌:我真不知道現在嘻哈的DJ他媽的在幹嘛,他們需要加把勁。他們都播些要嘛是太不成熟的作品不然就是太久以前的作品!人們期待聽到好聽的嘻哈但總是失望而歸。如果真想表演,我們必須舉辦自己的活動。」Wesley Jamison補充道:「我們都認識外國饒舌圈的人,我們都會邀請彼此到對方的活動表演,但我們真的需要接觸更多本地的饒舌歌手!我們只認識寥寥幾位,如果外國人也去本土嘻哈的表演那也是很好的。我不想批評香港人享受音樂的方式,但如果你參加饒舌演唱會卻沒他媽的跟著音樂一起跳躍而是在那裡滑手機,那你真的缺少了某些東西。這大概是本土饒舌歌手抑鬱的原因吧,我也不知道。」

7on7 – 3 of the 6 members – (從左至右: Robby Runner 6K, Danny K, and MildSauce)

那麼雙方合作的阻礙到底是什麼呢?第一,兩個圈子的人都十分年輕,很多音樂人手上有太多項目要忙,無暇合作。就如Grymeman所言:「我們完全不排斥與外國嘻哈歌手或任何人合作,但在WildStyle,我們正在穩固根基。在基礎還不夠穩健的情況下,我們一直找別人來合作實在不太合理。」但這也不是唯一的原因。本土與外國嘻哈的饒舌方式也有文化上的區別。舉例來說,本土的嘻哈歌手與外國歌手不一樣,都在採訪後拒絕演出一小段饒舌(除了Matt Force以及Grymeman外,他們真太給力了!)採訪時,其中一位藝人笑道:「香港人就很害羞啊!如果你請他們即場表演饒舌,他們會直接逃走。這裡的錄音室不是為了隔音,而是不讓其他人在自己表演時看到自己的臉!(哈)」廿四味(24Herbs)的Dor Yuk覺得這樣文化上的謙遜是因著本土饒舌歌手缺乏與國際饒舌手合作的機會。「我覺得許多本地的音樂人對於這樣的合作很沒安全感,因為他們從未合作過。他們害怕後果,擔心外國饒舌歌手的表現比他們好。嘻哈就是給大家炫耀的,所以你不會想在作品中錄入比你厲害的人的饒舌。」許多本地饒舌歌手也有同樣的顧忌,也有很多歌手對於用廣東話來饒舌感到疑慮。Dough-Boy說:「我覺得或許美國饒舌聽起來就是比廣東話饒舌好聽吧。」Matt Force道:「某種程度上的確是這樣,我真的覺得比較好聽。但這也關乎流行,我們比較習慣美國的饒舌。」Bakerie的Tommy Grooves總結說:「當你一直聽某個類型的音樂時,你的大腦會謹記著這風格。我們的音樂主要受美國嘻哈啟發,所以我們自然習慣了美式的韻律以及詞句。」希望有天,美式嘻哈會隨著廣式饒舌的崛起漸漸被取代或是相互融合。

24Herbs – (從左至右: Drunk, Dor Yuk, Phat, SIR JBS, Kit and Ghost Style)

最後,本地與外國仍然有隔閡也是因為要為兩者建立橋樑是個漫長的過程。「英文饒舌在香港是新的事。」Wesley Jamison說:「我們四年前開始的時候這種表演規模很小,但到今天已經成長了不少!現在有我們(Mama Told Me)、7on7、TXMIYAMA、J.Dln、SAINT等等。這火花是真的,與本地饒舌歌手合作以及接觸本地觀眾或許要花些時間,但我有信心有天終會達成的。」日裔加拿大籍的TXMIYAMA則希望保持距離、維持一切和平:「聽眾之間有些爭執,有些外國饒舌歌手在網路上看到網民說他們不足以代表香港,但歌手之間其實沒有這樣的爭執,只是之間缺乏交流。」

TXMIYAMA – backed up by other rappers of the foreign scene (從左至右: Iceberg Serg, The MailMan, Wesley Jamison)

Latest from 專訪

派樂黛唱片 | 獨立電音將席捲亞洲

在亞洲市場,獨立電音一直屬於小眾的玩意。話雖如此,但黃少雍並沒有因市場太小而放棄,反而希望挖掘出有才華電子音樂人,向台灣人推廣獨立電音。自2...

DEER | 墨西哥人在香港

自稱為「墨西哥人在香港」的電音組合DEER,五年來在香港樂壇一直打滾,直至2018年終於推出首張EP,究竟這些年的回憶又是否像別人而言為「得...

音樂搖身一變為藝術 | Kuoko

你有見過歌手會將藝術揉合於音樂中,務求帶出音樂本身的藝術感嗎?平時或者這個機會很少,但今次這個機會就在你面前。日本唱作人、歌手兼藝術家Kuo...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