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嘻哈大全 4/4 之 香港嘻哈的昔日、現今與未來

in 專訪/音樂

香港第一隊在主流音樂中的嘻哈樂隊是軟硬天師。他們原先是香港商業電台的廣播DJ,於1991年發行第一張專輯《Softhard》後,因著其搞笑又富文藝的歌詞而得到大眾注目以及熱烈迴響。然而,嘻哈的標記如歌詞的風格、韻律的規律以及節奏和詞的結合(Flow)等等,並沒有在他們的音樂中展現出來。

軟硬天師

1993年,一群來自不同搖滾樂隊的音樂人組成了玩金屬樂的LMF大懶堂Lazy MuthaFucka的縮寫)。雖然嘻哈並不在他們原本的計畫中,不過他們逐漸受嘻哈的影響,尤其加上了MC仁以及DJ Tommy的推動,結合搖滾、嘻哈以及流行饒舌,成為香港的主流樂團。他們最終於2000年推出了一張嘻哈專輯《大懶堂。他們現今成為眾所公認的香港嘻哈元老,也成為華語世界中嘻哈音樂的翹楚之一。

LMF如此受矚目是有原因的,他們是有史以來第一隊火紅本地樂隊公開加入廣東話粗口在音樂當中。這叛逆的態度是他們成名的重要因素之一,但這也使一些較保守的媒體報導樂隊負面的消息。另外,LMF也很快成為「打工仔的心聲」,他們針對社會議題以及街景生活的直白歌詞正中許多香港人的內心。依照多年研究香港饒舌的Angel Lin博士看來,他們成了「香港打工憤青」的代表。就藝術而言,他們為香港地下音樂開闢了一條路,為香港嘻哈樹立了前所未有的典範。樂隊於2003年解散,一方面覺得自己失去了當初的新鮮以及創新,另一面也是組員們想要嘗試其他新的事物。

大懶堂LMF

就在LMF解散之際,香港嘻哈界還未有後繼者可以接續該團的光彩以及名聲。香港嘻哈在後來的十年間轉往地下發展。這並不是說香港嘻哈就此死寂,事實上,其也經歷了成長與改變,但是大部份音樂人以及相關活動僅被有限的嘻哈愛好者知道。不過,廿四味(24Herbs)SIR JBS說:「LMF已經為本土嘻哈灑了種子,更激勵許多年輕的音樂人創造自己的一片天。」

廿四味是繼LMF之後在嘻哈界取得成功的一隊樂隊。成立於2006年,由一群對嘻哈在香港慘淡而覺得婉惜的後繼者組成。樂團現今有六位成員,不僅活躍於製作音樂,更藉由「24/7TALK」節目採訪來鼓勵年輕音樂人。

對於廿四味KitLMF的前成員)而言,LMF之所以後繼無人很大的原因是因為潮流。「我們曾經就是潮流,但是過幾年人們就覺得膩了,而當時我們是代表嘻哈的,所以嘻哈也跟著退潮了。香港的文化與潮流息息相關,人們沒有種投資在新的事物上。這狀況有些改變,但主要的唱片公司通常不與地下音樂人簽約,人們對於非主流的文化也不感興趣,」JBS繼說:「因為這樣,年輕的音樂人很難開創什麼。我相信我們真的為他們開了很多扇門。」

另外一位於二十一世紀初期有所突破的是MC Jin。父母皆為華人的他生長於美國。在美國以自由饒舌風格而聞名,更以廣東話音樂在香港獲得迴響。然而,MC Jin目前不是住在香港,也不再活躍於香港嘻哈圈了。他即使有跟到這波香港嘻哈在國內外崛起的浪潮,但他本人在其中的貢獻卻有待商榷。

MC Jin

直到2010左右,這種子才開始萌芽。現今許多重要的音樂人都是在當時開始活躍起來的,有些甚至已經活躍了一段時間。兩個最活躍的廠牌BakerieWildStyle都於2012創立,當中很多成員都富有製作音樂的經驗。同樣的,已經活躍一段時間的音樂人像是KZMastaMic或是Heyo也開始吸引更大批的粉絲。

今天的嘻哈真是到達了最高點,就算仍沒有樂隊或廠牌可以媲美當時的LMF,但現在許多音樂人積極投入嘻哈也是前所未見的。我們要如何解釋這樣突然的高漲呢?首先,其實並沒有大家想像的突然。如前所述,21世紀初期就已經有環境給特定的人群,也就是這群人造就了當代的饒舌歌手。再者,科技的發達也急遽改變了饒舌歌手原有的作風。先發唱片還是先有演唱會已經與以往不同了。當嘻哈在80年代晚90年代初期起步時,音樂人通常在擁有個人錄音室前,藉由表演、饒舌Battle、脫口唱等等來打響名號。但香港的房地產價格是如此的高,錄音室的租金通常遠超年輕音樂人的預算,而許多場地主人也無法承擔票賣不出去的風險。這大大限制了想全心全意創作嘻哈的年輕音樂人的數量。但隨著電腦的普及以及軟件的開發,人們可以在網絡找到較便宜的錄音工具,這對新人來說,真是前所未有的方便。「現在的小孩用他們的iPhone製作出的節奏比我的牛多了,真是太好了!」BakerieDough-Boy說。要豐富一人的音樂文化也變得簡單了。90年代的香港並不是找新鮮嘻哈的好地方,尤其當時又只有CD以及錄音帶。現今,這問題顯然過時了。「不僅是為了參考,更是學習。」WildStyleMatt Force續說:「我當初也是在YouTube上學如何製作簡單的節拍。」

家中錄音室

製作音樂的方式改變了,一個人也可以在他的房間裡製作出兩張迷你專輯而從未在公開場合表演。然而,觀眾有改變嗎?「我覺得香港人傾向於專求流行。」廿四味Dor Yuk說道。「現今的嘻哈潮流吸引了更多的關注。坦白說,我從沒想過渣舖(Trap)音樂會成為流行,但事情就是這樣發生了!人們很容易接受流行的東西。如果本地電台常播廣東流行歌,那麼就會有更多的人上到像Spotify的平台去找音樂。」而對於饒舌歌手TXMIYAMA而言,香港饒舌的崛起與亞洲渣舖運動無法割分。「雖然香港遠落後日本、南韓以及台灣,但在那些地方的運動也把香港嘻哈界推了一把。目前雖沒有很多泛亞太的合作,但香港饒舌歌手的確有把眼目轉往國外;香港太小了,沒有本錢只在本土玩饒舌。」

這股浪潮現在的確達到了最高點。但未來又會是什麼樣呢?嘻哈會一直紅下去,還是注定在熱潮過了之後再次回到地下呢?我把這問題拋給許多音樂人。「很難說。」WildStyleGrimeman說。「我不覺得嘻哈會衰亡,但我也不敢很有自信地說會蓬勃發展。我希望現在的浪潮可以持續並成長,我們現在才剛開始而已。但無論如何,這樣的浪潮一定要跟國際接軌,香港太小,環境也不利於支撐這股浪潮。政府不僅不支持年輕人走這條路,甚至會有許多阻礙;大公司也不瞭解嘻哈的潛力,我也不覺得他們在短時間內會開竅。我們如果真要有所作為,就必須與外界合作。」Matt Force補充:「但現在仍有正面的影響。人們開始不覺得嘻哈是骯髒、粗暴、庸俗的音樂。香港人的思維很保守,通常跟不上時代的變化。僵固思維的偏見曾經限制了香港嘻哈的發展,不過這阻礙在未來絕對會被打破。」

Grimeman (left) and Matt Force (right)

對於SIR JBS而言,這發展是有前景的。「現在才剛開始,」他說:「華語世界的嘻哈還有許多發展空間。嘻哈在中國以及台灣正急速發展,表現也都超級屌的;香港會追上吧。」「會追上,但並不容易。」Kit補充道,也中和了JBS的評論,「廣東話比普通話更難當作饒舌歌詞,每個押韻都是艱困的任務。現在的年輕人已經比老一輩的進步,但是他們的成長仍不及亞洲其他國家。」

Dough-Boy則沒有這麼樂觀:「坦白說,我覺得嘻哈可能在十年內就會消失。」Tommy Grooves說:「我們沒有看見足以推動這場運動的年輕人才,目前聽的質量都很劣質。」Dough-Boy補充道:「嘻哈或許還會有點成長,但也不會有太大的進步。聽起來會像是抄襲美國的風格,而且還是落後兩年的那種,就看這些酷仔當時在想什麼。這就是我們跟你提過的香港思維,人們太冷了,不喜歡發起運動也不喜歡代表香港。我承認我也是。我們應該要關心這個社會,但我們就是不關心,也沒人關心。或許我們對社會過於失望以至於不想關心:不要愛管閒事就是我們的風格。每十年會有像LMFMC Jin以及我們這樣的廠牌有突破性的成就,但仍不會有任何運動。至少我不相信就是了。」

Dough-Boy

最終,XabitatKemikal Kris說到了未來的挑戰與機會。「我不會宣稱是否會有個浪潮或是運動,」他說,「這的確是有可能發生的。我前幾年還不敢說得如此確定。第一,現在有需求。我每晚出去都聽到人們抱怨饒舌相關的活動太少,都沒有大咖來香港表演。當然啦,你也不會希望Kendrick Lamar冒著演唱會門可羅雀的風險來表演吧。如果大咖饒舌歌手沒有看到香港人對嘻哈的愛,他們絕對不會來。再者是藝術資源。我相信很多人在家中會自己寫歌詞、用MPC錄音混音,但是教育體制卻不允許富藝術天份的孩子追尋夢想。他們一直被灌輸學音樂沒「錢」途,要當就要當銀行家的觀念。我也無法否認,現在以饒舌歌手身份要養活自己是蠻不可能的,這問題的根源都是同一個:規模以及市場太小。如果現在這股活躍的氛圍能被音樂人好好運用,他們應該要意識到音樂人彼此之間需要更多合作,需要先把錢投資在活動以及合作上,不能急功近利,要耐心等待成功的果實。DJ們也需要停止在他們『最新渣舖(Trap)音樂合輯』上播三年前的音樂,如此一來,嘻哈就會得到忠實的觀眾。群眾帶動市場後,這股浪潮就會持續了。」

 

唯有時間才知嘻哈的命運。

Latest from 專訪

派樂黛唱片 | 獨立電音將席捲亞洲

在亞洲市場,獨立電音一直屬於小眾的玩意。話雖如此,但黃少雍並沒有因市場太小而放棄,反而希望挖掘出有才華電子音樂人,向台灣人推廣獨立電音。自2...

DEER | 墨西哥人在香港

自稱為「墨西哥人在香港」的電音組合DEER,五年來在香港樂壇一直打滾,直至2018年終於推出首張EP,究竟這些年的回憶又是否像別人而言為「得...

音樂搖身一變為藝術 | Kuoko

你有見過歌手會將藝術揉合於音樂中,務求帶出音樂本身的藝術感嗎?平時或者這個機會很少,但今次這個機會就在你面前。日本唱作人、歌手兼藝術家Kuo...
Go to Top